农业频道

时间:2021-04-09来源:未知作者:admin点击:
今年一年,对于江西兴国县的养鹅农户来说,最新鲜的事儿,莫过于自己养的灰鹅从网上接到了来自香港、澳门的60万羽灰鹅定单。 这得意的笑声就来自江西兴国的灰鹅,说起这兴国灰

  今年一年,对于江西兴国县的养鹅农户来说,最新鲜的事儿,莫过于自己养的灰鹅从网上接到了来自香港、澳门的60万羽灰鹅定单。

  这得意的笑声就来自江西兴国的灰鹅,说起这兴国灰鹅,可是大名鼎鼎。早在上个世纪八十年代,兴国灰鹅就曾经参加了全国鹅类选美大赛中,以体形硕美、肉质鲜嫩当选冠军,在广州外贸协作会上被誉为“鹅美人”。兴国灰鹅从此名扬天下,成为福建、广东及东南亚市场的宠儿。

  一千多年来,兴国的老表们“种田吃饭,养鹅换盐”,零星分散地喂养着灰鹅,单兵作战,一直没形成气候。

  从上世纪九十年代起,政府开始鼓励老表们养鹅,说要把灰鹅养殖发展为一项产业。天生丽质难自弃,一朝遍布百姓家。灰鹅养殖这才走进了空前繁荣的新时代。

  渐渐地,灰鹅开始喧宾夺主,成了当地农民的一项主要收入来源。规模大了,灰鹅由副业变为了主业。然而,紧接着,忧心的事就来了。灰鹅爱吃新鲜的绿草和蔬菜,可一到冬天就惨了,百草枯萎,万物凋零,灰鹅的口粮顿时成了问题。

  没有草吃了,就不能保证灰鹅肉质的鲜美,弄不好还会砸了“鹅美人”的牌子,这可不是件小事。

  县农业局书记 雷晓声:“鹅是冬天养出来的。冬天是百草枯萎的时候。要大力地发展养鹅,不解决种草的问题,兴国灰鹅发展不起来。所以我们引进了黑麦草,在我们兴国县畜牧场进行试验示范,通过试验示范成功了,很适宜我们县养鹅,很适宜我们县的土壤,所以我们第二年推广给农民。”

  农家有鹅初长成,养在深闺人未识。以前,由于本县没有专门贩运灰鹅的人,兴国老表们只能眼巴巴地等着外地鹅贩子前来收购,这样,不仅在时间上掌握不了主动,在价格上也往往会吃哑巴亏,当年的情景令许多农户至今想起来还愤愤不平。这里面有一个老表,对卖鹅难的记忆可谓刻骨铭心。

  县购销联合体董事长 廖建章:“拿到市场上去卖,当时排队排很长的。那个买鹅的人这个鹅挑一下,说大了,或者说这个小了。我也排着队在那里卖,今天卖不了明天卖。有的时候卖一批鹅卖上四天五天。本来养的效益就不好,再加上卖都卖几天,不耽误了时间吗,那个效益就更差。”

  愤怒出英雄,屡遭鹅贩欺负的廖建章一气之下,联合了村里几个灰鹅养殖大户,组建了一个小型的兴国灰鹅购销联合体,直接下乡收购当地乡亲的灰鹅,实行合理定价、公平收购。

  几乎每天,这个小小联合体的车队都会浩浩荡荡分头奔赴各村。这个时候,也是村子里气氛最紧张也最热闹的时候。

  告别了田园牧歌式的悠闲,联合体就这样成了灰鹅们人生旅途的中转站。从各村各户集中到这里后,灰鹅又会被送到哪里去呢?

  廖建章:“南下广东、海南,到那边,我们是一个一个市场去找销路,首先我们就到市场找到那个杀鹅、卖鹅的,问他们的鹅是从哪里来的,他们在哪里买。后来那个杀鹅的就告诉我,是从一个老板那里批发过来的。找到那个老板,我们就给他介绍我们兴国的灰鹅,那个老板听了以后,说愿意进我们的货,让我们先送一车给他。”

  廖建章:“那个广东老板看到我们送鹅的人多了,他又压我们的价,或者是压我们的货款,原来我们跟他讲好是现金交易,比方说我们送一车鹅给他,五万元钱,他就给你两万、三万,后来就不给了。所以我们看到销售的情况,怎么来组织一个大的联合体,后来我就把那些参加贩运的人,组织在一起,相对集中送鹅给广东老板,这样他就不会压我们的价。”

  看来,不仅仅是养鹅不形成规模不行,购销没有一定的规模也不成。规模大了,市场开始由廖老板他们来选择了。

  廖建章:“广东的鹅价钱低的时候,我们可以往福建送,要是广东价钱好,我们就往广东送,所以形成了一个销售网络。现在我们在广东、福建的销售网络已经有三十多个,所以我们现在基本上是供不应求。”

  考虑到长途贩销每只鹅的利润很薄,途中还要承担天气、疾病等风险,当地一些精明的生意人想到了深加工这条路子,这也是个使灰鹅身价倍增的好办法。

  某食品加工公司生产部经理 李执华:“]看到我们这个灰鹅廉价地卖到外面去,挺心疼的。我们兴国灰鹅1982年在广州外贸协作会上评比的时候口味是第一名,所以我们就想到了产品深加工。”

  李执华:“不会很高。这个产品工艺上是比较传统的。原来我们这里就有这种腌腊制品的传统”

  李执华:“北边在2001年就已经到了北京,南边都到了深圳,香港都到了。”

  仅仅用一些传统的工艺和不大的成本就可以使灰鹅变成鹅酱、腊鹅、板鹅、鹅翅等风味多样的产品,还大大提升了灰鹅的附加值,何乐而不为呢?

  正所谓“殊途同归”,也许有一天,这些命运各异的灰鹅伙伴又会重逢在遥远的城市餐桌上,成为一道令人赞不绝口的美味佳肴。